正義劊子手:獄中19位革命者殺了蘿卜頭後被釋放 結局:活89歲

(講歷史的女人——,第1683期)

看過電影《江姐》或者小說《紅巖》的人都知道有一個叫蘿卜頭的小朋友。他又小又瘦,但是他的頭出奇的大。他看起來很可愛,但很可憐。蘿卜頭不是虛構的人物,其實還有這樣一個人。他的真名是宋振中,來自江蘇省郫縣。他的父母是著名的革命烈士宋綺雲和徐臨夏。

是楊的秘書。在事變中,是為楊的部隊做統一戰線工作的。事變前夕,參與起草了張、楊的《抗日救國八項主張》等文件。徐林霞一直在協助丈夫宋綺雲工作,籌備婦女救國會等。並為抗日宣傳工作做出了巨大貢獻。

Xi事變一年後,楊虎城被國民黨軟禁;而宋綺雲、徐林霞則在困難的形勢下繼續開展統戰工作。1941年9月,宋綺雲、徐林霞和他們年僅8個月的小兒子宋振中也被國民黨特務逮捕,關押在貴州西峰集中營。1946年7月,一家人被轉移到重慶閘子洞看守所,後又被轉移到重慶白公館。1949年,他們被轉移到貴州,最後轉移到重慶.

入獄八年後,宋綺雲的家人遭受了各種折磨和折磨,但他們從未屈服。宋綺雲曾寫過這樣一首小詩:“我絕不能彎腰,隻為怕死;當你在一百年後死去時,你將是無辜的。”這是英雄的家庭!

宋綺雲一家和楊虎城一家的命運似乎永遠聯系在一起。1949年9月6日,國民黨特務以釋放宋綺雲一家為名,誘騙他們和楊虎城一家在重慶歌樂山松林坡戴笠警衛室(戴公廟)將其殺害。

當時,他們兩個家裡有六個人,死得非常悲慘。劊子手把他們引誘到一個房間裡,一個接一個地刺傷了他們。

劊子手有兩個,一個是重慶白公館守衛長楊進興,一個是地位較低的守衛班長楊欽典。後來,楊欽典坦率地回憶了他們兩個殺蘿卜頭的經歷:

“我和楊進興躲在外面的房間裡。宋綺雲和他兒子的蘿卜頭進屋後,我沖進去,用手抓住蘿卜頭的脖子,他按在地下也沒死。他不停地呻吟。楊進興殺了宋綺雲後,過來用刺刀刺死了他的脊梁骨,蘿卜頭也死了。”

可以說,蘿卜頭是被金揚星河楊欽典殺死的。楊欽典雖然沒有掐死宋振中,但也難逃罪責。但後來他們的命運卻截然不同。楊進興後來在重慶被判處死刑並槍決;楊欽典活了89歲的長壽,結局很好。為什麼呢?因為他殺了蘿卜頭然後在監獄裡放了19個革命者。那他為什麼要這麼做?他獨特的人生經歷是什麼?

(a)作為士兵飽餐一頓

楊欽典,1918年生於河南省鹽城縣(今漯河市)大柳鎮周莊村。他家有幾畝薄田,日子還過得去,所以他從小也讀了好幾年私塾。然而,中國各地都陷入了軍閥混戰之中,特別是1930年的中原大戰,使楊欽典在河南中部的家鄉不再平靜,人民飽受戰亂之苦,人民流離失所。面對這種情況,有一定文化知識的楊欽典開始認真思考人生。

總的來說,楊欽典並沒有什麼野心,他後來走上軍事道路隻是為了吃飽,就像他說的:“士兵扛槍,肚子不慌”。然而,他當兵並不純粹是為了謀生。他參軍前參加了軍校。1940年,楊欽典22歲時,首次考入胡宗南主辦的Xi安軍校第七分校教學組;兩年後,他從軍校畢業後,被分配到胡宗南的騎兵部隊,成為一名騎兵。

因為楊欽典有著軍校的背景,再加上騎兵的待遇較高,楊欽典也覺得自己此時已經取得了一點成績。但是隨著抗戰的進行,楊欽典的野心已經不再滿足於當兵,吃飽飯。他要上戰場,為趕走日寇而戰!

然而,命運開了他一個玩笑。原來,楊欽典當兵是為了吃飽;當他當兵吃飽飯後,他覺得自己應該追求更高,他想在戰場上展示自己的榮耀;而當他有了新的野心,卻不能上戰場的時候。

(2)從警衛到間諜

楊欽典年輕時高大帥氣。這時,作為一名騎兵,他騎馬後變得更加英勇突出,因此很快被蔣介石吸引。老蔣直接挖走了他,把他調到了自己的警衛團。

不久,警衛楊欽典從Xi安調到四川,分配到交警總隊特勤隊擔任班長。他曾負責國民黨要員宋子文和孔祥熙的警衛工作。

就這樣,想打仗的楊欽典因為身價高,失去了上戰場的機會,成為了一名後勤工作者。但他在保安崗位上也兢兢業業,工作做得很好,得到了上級的高度贊賞。於是1948年,他被調到重慶歌樂山集中營工作,成為白公館一個警衛班的班長。這個職位很重要,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。

class=”content-picture” src=”//inews.gtimg.com/newsapp_bt/0/13833506080/1000″>

白公館本是四川軍閥白駒的別墅,被戴笠用重金買下,打造成了一個專門關押革命志士的監獄。白公館裡關押的都是十分重要的“犯人”,在這裡當看守的都是有資歷的人。所以楊欽典被調往此處任職,在他看來也是一種“榮耀”。從此,他成了一名管“犯人”的特務。

一到白公館,楊欽典就被進行了培訓,特務頭子告訴他,關押在那裡的人都是罪大惡極之人,對他們必須要嚴厲,一定要兇狠,不能有憐憫之心。楊欽典當然遵命辦事,對關押的革命志士也是“毫不含糊”,該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。

但人跟人是不一樣的。在白公館工作時間長了,楊欽典漸漸感覺到,這裡關押的犯人並非那麼罪大惡極,他甚至發現這些人其實不像壞人,大多都有正義感。特別是同獄中的羅世文、黃顯聲、宋綺雲、陳然等接觸多了,他發現這些人其實都是鐵骨錚錚的漢子,都是為國為民的英雄。於是他良心發現,開始對這些革命者改變了態度。在他值班的時候,便盡自己所能,讓他們過得好一些,比如放風時間可以長一點等。

對於楊欽典的這些變化,宋綺雲夫妻、許曉軒等革命者都看在眼裡,於是就找機會給他聊天,知道了他的過往。原來楊欽典也是窮苦人出身,而且之前也沒有什麼劣跡,就覺得他是個可以爭取的對象。所以就開始引導他,給他講一些革命道理,勸說他不要再替國民黨賣命了,反動派已經失去民心,遲早要滅亡的。

楊欽典感覺他們說的有理,思想上有所轉變。盡管他沒有表示要跟反動派決裂(在那個環境中,他也不敢),但也開始暗中為獄中的共產黨員辦事,比如給他們傳遞一些口信,送一些書報之類。

(三)殘害小蘿卜頭的劊子手

當時中國的局勢一天一個樣,國民黨節節敗退。1949年4月,人民軍隊橫渡長江,解放南京。眼看全國解放指日可待,老蔣有點慌了,做了從大陸撤走的準備。於是他開始打算屠殺這些關押的革命志士。

8月,蔣介石帶著毛人鳳來到重慶,開始了對重慶白公館和渣滓洞集中營的屠殺計劃。8月27日,白公館的特務頭子陸景清叫來特務楊進興、安文芳、王少山、熊祥、楊欽典等人充當劊子手,密令他們殺害楊虎城和他的一雙兒女,以及宋綺雲、徐林俠和他們的兒子小蘿卜頭。

當時楊虎城還被關押在貴州息烽監獄,他是被國民黨誘騙到重慶殺害的。當楊虎城被送到重慶歌樂山的松林坡時,問身邊的特務:“既然是蔣先生要接見我,為什麼要跑到這山上來?”

特務說:“總裁說要讓您在山上休息兩天,然後再接您到城裡去。”接著特務們把楊虎城帶到半山腰的戴公祠,說是讓他們一家到那兒休養。

戴公祠原是戴笠專為蔣介石修建的別墅,但蔣介石極少來此。戴笠因飛機失事死後,別人就在裡面為戴笠設了靈牌,別墅便改叫“戴公祠”。

這天是1949年9月6日。晚上,楊虎城和19歲的兒子楊拯中向戴公祠走去。父親在前,兒子在後。當時楊虎城夫人謝葆真已經去世,兒子楊拯中手裡還捧著母親的骨灰盒。

當楊虎城父子剛走進戴公祠的屋裡時,躲在門後的特務王少山便迅速竄出來,用匕首對準楊拯中的腰部狠狠捅去!楊拯中一聲“爸爸”還沒有完整叫出來,便痛苦地倒下去了……

楊虎城大吃一驚,還未來得及回頭,此時第二個特務熊祥便也掏出匕首向楊虎城襲來。明槍易躲,暗箭難防。縱是楊虎城將軍久經沙場,也難逃此劫。瞬間,楊虎城父子便被兩個劊子手結束了生命。

兩個小時候後,宋綺雲和妻子徐林俠,以及兒子小蘿卜頭也被特務們帶到了戴公祠,和他們一家三口同時被帶來的還有楊虎城的小女兒楊拯貴,楊拯貴和小蘿卜頭同齡,都是剛剛8歲的小孩。此時,他們都不知道楊虎城已經遇害。

特務們故伎重演,埋伏在暗地裡進行突襲。跟楊虎城父子死得一樣慘烈,宋綺雲和徐林俠夫妻分別被劊子手楊進興和熊祥用匕首捅死。他們夫妻倆犧牲時都是年僅45歲。

徐林俠倒地時還有一口氣,她臨死前央求特務們放過楊拯貴和小蘿卜頭兩個小孩。然而,劊子手能聽她的話嗎?

負責殺死兩個小孩的特務是安文芳和楊欽典。似乎小孩子比較好對付,他們二人沒有用兇器,隻是徒手用刑。安文芳很順利把楊虎城的幼女楊拯貴活活地掐死了。而楊欽典用同樣手段對付小蘿卜頭宋振中時,卻出現了“意外”。畢竟楊欽典心存一點良知,他下手不夠狠。在對宋振中用刑時,他中途松開了手,小蘿卜頭倒在地上時,還有氣息。

也就是說,如果此時劊子手們放手,宋振中是有活下去的可能的。然而這時,喪心病狂的楊進興沖了進來。他舉著仍在滴血的匕首,看小蘿卜頭沒有死,便對宋振中惡狠狠地補了一刀……

最終,年僅8歲的小蘿卜頭也悲慘死去。

(四)放走19位革命者的楊欽典

盡管楊欽典不是最終殺死小蘿卜頭的人,但他卻參與了殺害小蘿卜頭等人;盡管他當時參與行刑是身不由己,但他真的是殺人的劊子手之一。這件事過後,尚存良知的楊欽典陷入深深的自責當中。同時,面對國民黨將要失敗的局勢,他也感到非常害怕。於是便有了自己的打算。

已經是1949年10月1日後的事情了。這天,楊欽典照常在白公館看守所巡邏。當他來到一個牢門口時,被關押的一位革命者叫住了。

這位革命者就是後來長篇小說《紅巖》的作者羅廣斌。羅廣斌說:“老楊,你知道嗎?新中國已經成立了!”

楊欽典示意羅廣斌小聲點。於是羅廣斌接著對他勸道:“老楊,聽我一句話,不要給國民黨賣命了。反動派快要完蛋了。無論如何,你都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!”

聽了羅廣斌的勸告,楊欽典越發害怕了,為了自己後半生,為了家人的安全,他終於下決心放下屠刀,向革命靠攏。

1941年11月,劉鄧大軍進軍西南,很快占領四川大部分地區,向重慶開去。老蔣不甘心失敗,於11月14日再次帶著毛人風飛抵重慶,佈置對關押在牢中的革命者進行屠殺計劃。當天,江姐(江竹筠)、李青林等30位革命者遭到屠殺。

11月27日,毛人鳳再次對渣滓洞和白公館裡囚禁的革命同志進行了一輪大屠殺。這天,剛好是楊欽典值班。當時白公館關押的同志尚有40多位,白天被楊進興等人殺害了20多人,餘下19位沒有來得及殺害。此時,渣滓洞監獄出現緊急情況,楊進興等人被調過去處理問題了,白公館隻留下楊欽典和李育生以及一些士兵看管。

此時,楊欽典見有了機會,於是便萌發了一個念頭,就是放掉這些獄中的革命者。他要將功折罪。因為他意識到反動派馬上要完蛋了,是在做困獸之鬥。如果他放過這些革命者,那麼他殺害小蘿卜頭的罪行便會減小。當然,這也是改邪歸正的一個很好的機會。

但楊欽典還是有點擔心,他恐怕即便放掉了這19個人,過後仍不被原諒。於是楊欽典又走向了羅廣斌。羅廣斌大聲地說:“老楊,快下決心,想辦法放同志們出去!眼看重慶就要解放了,錯過這個機會,你想立功贖罪也晚了!”

“可是,重慶解放後,解放軍真的會放過我嗎?”楊欽典猶豫著說。

最終,羅廣斌給楊欽典吃了一個定心丸,羅廣斌說:

“這一點請你放心。我們這些被你放出去的人可以為你作證:一,保證不讓解放軍殺你;二,可以證明你為共產黨做過不少事,功大於過,爭取讓政府給你安排工作;三,保證不追究你的過去。共產黨說話從來是算數的!”

羅廣斌終於下了決心。他急忙上樓拿了鑰匙和一把錘子,回來交給羅廣斌,並叮囑說:“等把牢房打開後,你把鑰匙和錘子扔到下水道裡,不要急於離開,現在外面還有人守著。等會兒,聽到我在樓上跺三腳,你們就趕緊出去往後山跑!”

之後,楊欽典向李育生和那些士兵們說,解放軍已經進城了,你們還不趕緊跑?於是那些家夥們立馬一個個作鳥獸散,逃命去了。

接著楊欽典在樓上使勁地連跺三腳。羅廣斌他們聽到後果斷地沖出牢門,向白公館的後山上跑去!

終於解放了,被關押已久的同志們一個個精神抖擻,他們為得到自由而激動……

(五)楊欽典的後半生

楊欽典在關鍵時刻棄暗投明,放走了19位革命志士,真的立功不小。否則,心狠手辣的楊進興從渣滓洞返回之後,肯定會對這最後的19個人下毒手。那麼不僅這19條性命將不存在,也會丟掉許多他們所掌握的革命資料。並且,後來震撼全國的,教育了幾代人的革命小說《紅巖》便不會誕生了。

因此,楊欽典必須得到寬大處理。就在楊欽典放走19個同志的三天後,1930年11月30日,重慶解放。第二天,羅廣斌尊重自己的諾言,帶楊欽典到重慶公安局自首。

最終,在羅廣斌等人的作證之下,重慶人民政府決定對楊欽典寬大處理,對他之前的罪責不再追究,並且還安排他在重慶公安局工作。

然而此時的楊欽典做出了一個低調的選擇,他說他離家很久,想家了,隻想回家去,要放棄公安局的工作。組織上尊重他的意願,給他發了路費,讓他回老家了。

回到老家後的楊欽典,再次當了一個農民,他的後半生成了一個徹底的莊稼漢,同年邁的母親,同妻子兒女過著普普通通的生活。他忘掉了曾經的自己,再不是特務,也不再是放走19個革命者的義士。他想平平安安過下去。

起初楊欽典真的是過起了平平安安的日子,家庭和睦,兒子還當了村裡的會計。

然而到1966年7月,楊欽典的歲月靜好被打破。他以“國民黨特務”的罪名被判刑20年。似乎是歷史給他開了個玩笑,他從河南老家帶走,被關押在四川。又來了個“故地重遊”。

在四川省第一看守所,有人逼他承認當時白公館的19位革命者不是他放出來的。可他始終沒有屈服,他堅決地說:“他們就是我放出來的!”

後來,楊欽典的這個舉動為人們所稱道。不僅是因為他的堅強。當時被楊欽典放走的19個人中,有一個叫郭德賢的同志提到楊欽典時,曾感激地說:“如果老楊經受不住打擊,違心地承認我們19個人不是他放出來的,那就壞事了,我們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在當時那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年代,楊欽典的堅強和智慧,再次挽救了這19個革命同志中的大部分(當然不包括羅廣斌,他於1967年不堪受辱而自殺)。

在郭德賢等人的奔走幫助之下,1982年,重慶中級人民法院撤銷原判,宣佈楊欽典無罪,當庭釋放。

住了十幾年監獄的楊欽典再次回到家鄉。此時他的家庭已經遭到很大變故,妻子已經病亡,大兒子因為受到父親牽連,失去了會計的工作。盡管如此,年邁的楊欽典也沒有似乎抱怨。他說,這都是報應,因為我本來就是有罪的!

後來的楊欽典繼續低調地活著,他從來不提自己曾放掉19位革命者的功勞,他隻有自責,他常給人說,他是有罪的。他繼續過著農村的艱苦生活。有人勸他向政府要一點補助,但被他拒絕,他始終沒有向國家開過口。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,他經常給一些青少年講革命歷史故事,講之前的革命者。

楊欽典對子孫教育很嚴格,他的孫子楊新華後來當了兵,成了一名優秀的軍人。

2004年11月28日,86歲的楊欽典參加了重慶市舉辦的“11·27”大屠殺紀念活動,老人蹲在烈士墓碑前老淚縱橫,他真心地懺悔道:“我對不起你們,我對不起你們啊……”

2007年11月17日,楊欽典老人於老家周莊安然而逝,享年89歲。能得高壽,也許是上蒼對他的一種獎賞吧。應該承認,楊欽典盡管幹過壞事,當過劊子手,但他也是一位義人,他應該得到尊重。

(文/說歷史的女人·夏日漱冰)

參考資料:《紅巖》《楊虎城傳》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