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美援朝 志願軍“死坦克” 反擊摧毀美軍5輛活坦克

歷史九點半/文

在戰場上,坦克的致命威脅是失去動力,跑不動,俗稱“死坦克”。如果“死坦克”遇到“活坦克”,隻會被動挨打。

但是,總有例外。抗美援朝戰爭期間,志願軍有個“死坦克”創造奇跡。因為他們被困在沼澤裡,不能移動,被隔離了。在這個緊要關頭,五名坦克兵機智地化解了危機,反擊並擊毀了五輛美軍“活坦克”。他們是怎麼做到的?

朝鮮戰爭中的美國坦克

1953年7月6日,志願坦克連第四團第二連排長楊阿魯非常激動。進入朝鮮已經半年多了,楊阿魯的坦克一次也沒參戰過。士兵們行色匆匆,兄弟們在前線浴血奮戰,卻隻能一邊守著“大鐵箱”一邊等待。有人抱怨:與其整天休息等著,不如打一場身體破碎快樂的仗。

作戰命令下達,半年來的陰霾一掃而空,215號坦克轟隆隆啟動。

215坦克是蘇制T-34-85坦克,共有5名乘員,包括指揮官楊阿魯、機槍手徐志強、駕駛員陳文奎、裝彈員史鳳山和無線電軍官徐士德。215號坦克接到的任務是摧毀346.6高地的美軍坦克,支援步兵爭奪北山重要位置,十堰洞。

五個人從楊雅如開著215號坦克上路。

215號坦克

可惜夜裡下起了傾盆大雨,一路泥濘,215號坦克劇烈搖晃。他們的目標是一古川射擊陣地,距離敵占區346.6高地隻有幾百米,是事先勘察好的最佳射擊陣地。

一谷川的拍攝位置隻有一條路,是沼澤。幾天前,志願者們秘密挖出了一條通道,勉強維持著一輛坦克的通行。不料暴雨打亂了計劃,新建路基被雨水沖走,不斷下沉。當215號坦克行進到這一點時,它掉進了沼澤,被困住了,無法移動。

眼看200米開外,到了一古川,215號坦克卻掉鏈子了。盡管楊阿魯很努力,還是沒能救出215號坦克,成了“死坦克”。楊雅如著急了。坦克打不開就成了活靶子,敵人坦克數量占優勢。隻要是黎明,就會被發現並運行。

我該怎麼辦?

被困在沼澤中的坦克

“當場偽裝。”楊雅如提出了這個大膽的想法。他報告了自己的想法,在獲得批準後,他迅速組織自己偽裝成坦克215與周圍環境融合。天空漸漸變白,346.6高地的敵人和坦克看得一清二楚。楊阿魯命令炮手徐志強鎖定目標等待。

中午溫度升高,坦克就窒息了,任何麻煩都有可能暴露目標。五個人擠在狹小的空間裡,反復檢查坦克的系統,一遍又一遍地排練即將到來的戰鬥過程。

就這樣,楊阿魯五個人在艙裡呆了一天,黃昏又來了。每個人都屏住呼吸,等待夜幕降臨。346.6高地的敵人和坦克還在十堰洞北山開火。當最後一點白色被熏黑後,楊阿魯立即命令所有人脫掉坦克偽裝,瞄準並一次裝彈。

朝鮮戰場上的美國坦克

“放!”一槍穿透盔甲

彈破膛而出,差一點,沒中。

“再放!”第二發命中敵正在開炮中的坦克,頓時燃起熊熊火焰。

“打中了,打中了”,“接著打,狠狠地打,全部打掉”,美軍第二輛坦克也被命中。正當215號坦克瞄準敵第三輛坦克時,346.6高地上的敵火炮也已經搜索到了215號坦克,亂彈齊發,沼澤地被掀開了,一發流彈打在了215號的炮塔上,所幸沒有失去戰鬥力。

215號坦克抓住最後時機,幹掉了美軍第三輛坦克。雖然346.6高地三輛坦克都被擊毀,但215號坦克也完全暴露了方位。等著挨打,隻有死路一條,敵人的炮火越來越猛,楊阿如隨即命令陳文奎將坦克油門開到最大,馬達聲在黑夜中轟鳴起來,而後楊阿如又令陳文奎緩慢松減油門,直至熄火。

被擊毀的美軍坦克

楊阿如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呢?原來他是要向敵人營造出我方坦克已逐漸駛遠,逃離戰場的效果。果不其然,美軍中計了,火炮也跟著聲音逐漸打遠,215號暫時躲過了,隨後215號又被偽裝了起來。

次日清晨,美軍的飛機在上空盤旋搜索目標,346.6高地隨後又調來了2輛坦克增援。215號坦克依然不動聲色地在沼澤裡躺了一天。當黑夜再次來臨,志願軍工程兵拉著石頭、木料等裝備趕到,將215號坦克營救出來,進入了驛谷川射擊陣地。

出其不意,創造戰史上的奇跡!楊阿如又再次指揮215號坦克,於驛谷川將美軍另2輛增援坦克幹掉,敵346.6高地上的火炮、暗堡等也被一並清除。

此次突襲,215號坦克可是立了大功,擊毀5輛美軍坦克、地堡12個、機槍巢3個、火炮3門。整個抗美援朝期間,215號坦克共擊毀敵坦克5輛、擊傷1輛、摧毀地堡26個、擊毀敵迫擊炮9門、火炮3門、機槍巢3個、坑道和指揮所各1個、汽車1輛,被志願軍總部授予“人民英雄坦克”榮譽稱號。

215號坦克5位功臣

而楊阿如也因出色的指揮被授予“一等功臣”,全車榮立特等功,陳文奎和師鳳山榮立二等功,徐志強和許世德榮立三等功。

抗美援朝結束後,“一等功臣”楊阿如卻沒有留戀英雄光環,而是響應號召,攜妻子回鄉務農,成了一名地道的農民,令人贊嘆。

楊阿如

歷史九點半,每晚與你一起讀歷史。歡迎留言、轉發、收藏,如果你也愛歷史,請關註我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