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被封為“冰花少年” 兩年前他因一張照片而受歡迎 現在他變了很多

時代在飛速發展,但無論發展到什麼程度,人們對知識和文化的追求並沒有改變。在古代,閱讀是一種奢侈。起初,隻有富裕的家庭才能邀請老師。直到私立學校的出現,教育才逐漸發展起來。

但是由於各種條件的限制,一些古人的學習過程還是很艱難的。《送東陽馬生序》,宋濂列舉了他讀書時的艱辛,說:“於師讀書時,被拖到深山峽谷裡,冬天很兇,雪有幾尺深,皮膚皸裂,自己也不知道。”為了和老師商量,他在雪地裡走了一段漫長而艱辛的路。

而兩年前,發生了類似於在宋濂讀書的事情。2018年,一個“冰花少年”在網上迅速走紅。原因是老師在網上發了一張他的照片:他在寒冷的冬天走九裡山路上學,頭發上結滿了冰渣。一張搞笑圖片的背後是一個留守兒童的辛酸故事。

隨著照片的傳播,花冰男孩也得到了各界人士的善意支持。現在兩年過去了,冰花少年變化太大,面目全非。

一夜爆紅的“冰花少年”

2018年1月,雲南昭通的天氣還是很冷。

八歲的留守兒童王福滿每天都要走過這條艱難的上學之路。雖然他家和學校的直線距離隻有九英裡,但因為山路崎嶇,他不得不繞著很遠的距離去上學。正常情況下,問題不大。有一次趕上寒冬,吹了一個小時的風,凍了一個小時,讓人覺得沒有勇氣出門。

然而,王福滿別無選擇。家裡隻有孩子和老人,他還得自己走九英裡路。2018年1月8日,他像往常一樣匆匆趕往學校,卻從未想到這將是改變命運的一天。

那天氣溫很低。王福滿走了一個小時才到學校,看起來很滑稽:臉頰凍得通紅,頭發上結滿了冰渣,看起來“飽經風霜”。

看到這一幕,所有的學生都被他逗樂了,但老師有了更深的思考。老師征得王福滿的同意,給王福滿拍了一張照片,和校長商量後,把照片貼在了網上。

就在一天之後,這張照片在網上迅速傳播開來,“冰花少年”王福滿一夜走紅,很多人趕到山裡采訪。

愛情進入大山

老師給王福滿拍照,不是為了像網絡名人一樣吸引眼球,而是為了讓人更加關註留守兒童。

王福滿是典型的留守兒童。隻有他爺爺奶奶照顧他和他姐姐,常年呆在山裡。王福滿的家庭並不完整。他的母親在妹妹和弟弟小的時候離家出走,因為她受不了丈夫的待遇。

從那以後,他的父親過著離家出走的生活。表面上他說自己出去打工養家,但離開家以後,他和家人早就疏遠了,即使家人靠他生活。

好在在冰花少年的關註度飆升之後,很多社會救助力量開始發力。照片發佈後的第二天,當地政府帶頭向花冰男孩所在的學校發送材料。

有關部門也立即采取行動,向學校發放了一定的物質補貼,幫助學校的孩子們度過這個困難的冬天。

對於家庭困難的留守兒童來說,這種“暖冬補貼”就像是在雪地裡幫忙。學校裡的大多數學生,王力可富滿,都是缺乏家庭照顧的留守兒童。在政府的幫助下,他們在寒冷的冬天也感到溫暖。

當事人王福滿享受了很多難以想象的待遇。如果大范圍觸發

註之後,他離家多年的父親也回了家。這是一家人少有的團聚時刻,雖然在王福滿父親回家之後也曾引發很多質疑,但好在一家人還是可以重新開始的。

而當年離家出走的媽媽,在看到新聞之後也回了一家,王福滿瀕臨破裂的家庭再一次重歸完整。這是出名之前王福滿想也不敢想的事情,母親離家之後,父親也常年在外,家中一直隻有年邁的老人照顧著小孩,因此王福滿和姐姐很小便學會了照顧自己。社會各界突如其來的關愛,也讓他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情。

這個隻有八九歲的男孩,在艱苦的生活條件面前對於生活還有著希望和期待。他說:“天很冷,還是要上學”,在城裡孩子都有父母家人接送上學的年紀裡,他卻不得不一個人走過崎嶇的山路,甚至是在嚴寒中冒雪前行。

社會各界的愛心送入了大山裡,王福滿還去邀請去北京人民公安大學參觀,因為他的夢想去當一個警察,並且很想去北京看看。

學校得知之後,還特意向他發出了邀請,讓這個小男孩看看夢想所在的地方,希望也能激勵他繼續奮發向上。

一張照片的廣泛傳播之後,這個小男孩的人生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
幸福有奔頭的生活現狀

2018年關於王福滿的新聞播出之後,社會各界善心人士都在為小這個小男孩的未來感到擔憂,並紛紛出手相助。

時隔兩年,如今的小福滿,已經和家人住進了100平方米的兩層磚房裡,安全有保障,新家還設有電磁爐、25英寸的彩色電視、還有新沙發,上學也有新修的公路。住的新家隻需步行10分鐘水泥路就能到魯甸轉山包小學。

那段令他走得滿頭滿頭冰霜的山路,如今也已經修得平坦了,他再也不用在磕磕絆絆的山路上趕著去上學。當地的學校也在政府的支持下得到了修繕,再也不是原來破敗的樣子了。

如果不是一張頭頂著冰花的照片,也許王福滿這個充滿吉祥寓意的名字,永遠不會被人熟知。福滿這個名字寄托太多家人對於未來的希望,但最初僅憑他家人的力量,並沒有辦法為他帶來太多的幸福感。

然而,正如那麼多互聯網事件一樣,一個意料之外的巧合,讓他吸引了中國數億人的目光,這也許會成為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。

在媒體報道中,王福滿頭頂著冰花毅然上學的決心是一股純正的正能量,因為這股正能量,他得到了關註,也得到了改變命運的機會。

王福滿頭上的風霜和眼裡的亮光,總會讓人聯想到多年前希望工程的“大眼睛女孩”蘇明娟,一雙渴望知識的雙眼改變了她的命運。時隔二十多年後,蘇明娟學有所成,已在自己的崗位上發光發亮。

而和她有著差不多家庭情況的王福滿,命運也已經開始發生改變了,希望人們的幫助也可以讓他像當年的大眼睛女孩一樣,永遠向著美好的前方發展。

小結

三十年過去了,同樣的山區,同樣窮困的家庭,同樣的上學路。當然,最重要的,他們同樣被媒體選擇,也許會有同樣光明的未來。

更為難得的是,當年在接受采訪時,王福滿的父親表示不希望孩子因此變得不努力,隻想著不勞而獲。如今時隔兩年,他依然在山裡的小學學習,基礎生活條件得到保障之後,未來的日子將會更有奔頭。“冰花男孩”的稱號將伴隨他一生,而生活卻一直在改變,永遠往好的方向發展,這也曾經向他伸出援手的人們所希望看到的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