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國禮儀制度:皇帝和大臣的服飾和旅行

眾所周知,在古代,隻有皇帝才有資格穿黃色長袍,黃色成為皇帝的特殊顏色。除非是特別給的,否則受試者絕對不能狂妄地使用黃色。事實上,從唐朝開始,黃色就成為皇帝的特殊顏色。唐高祖李淵成為歷史上第一個吃螃蟹的皇帝。從那以後,黃色就被皇帝專用了。關於黃袍最著名的故事自然是宋太祖趙匡胤增加了黃袍。

因為唐朝的德行,衣服還是黃色的,唐元穿黃袍也有理論依據。然而,三國時的魏、吳雖然自稱“土”,但對黃色並無偏好,而是嚴格遵守以來的舊服飾制度。

在正式場合,如在宮中召集大臣,或舉行盛大活動時,皇帝應戴皇冠,穿長袍。王冠是皇帝的帽子。皇冠的樣式一般是這樣的:第一,一個長七寸,寬兩寸的長方形皇冠盤,是用最好的玉石做的,但是前面略圓。然後在冠板的正反面分別設置十二塊,由白玉珠制成,冠一般為黑色。

而魏明帝曹茶喜歡和祖上搭把手,沒事就在禮法體系上創新。他可能認為柏玉柱不好看。平時喜歡和女人玩的曹茶,把柏玉柱換成了珊瑚珠,顏色可能更鮮艷一些。

這種前後掛二十四顆珠子的皇冠戴起來很麻煩。它看不清前面是什麼,嘎嘎叫著很煩。除了皇冠,還有一個大秋面,是沒有珠子的玉盤。穿起來很舒服。

儺服分為兩部分,上半部分叫“服”,下半部分叫“服”。至於長袍的顏色,通常是深紅色的上衣和紅色的大短裙。裸袍和冠是一個整體,被稱為“冠”。不能分開穿,不然會鬧笑話。

至於大臣或大臣在正式場合穿的服裝,則是皇家長袍。漢魏時期,大臣們開會一般穿很深的衣服,相當於一件長袍,不考慮上下禮服。根據季節的不同,皇家長袍分為五種顏色:春天青色,夏天紅色,夏天和秋天黃色,秋天白色,冬天黑色,但通常以黑色為主。出席法庭會議時,官員和官員應脫下刀劍和鞋子。漢魏時期的會議非常古風,議事通常在一個很大的宮殿裡進行,皇帝坐在上面,兩邊有很多席子。大臣們應該跪在墊子上,腳後跟壓在臀部,雙手垂在膝蓋上。這是漢魏時期大臣們的標準坐姿。不像後來的明清皇帝,漢魏皇帝坐的是龍椅,而隻是當時的禦床。兩位美女脫鞋,走到禦床前,跪在皇帝身後,也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。

在會上,每個大臣都拿著一塊長方形的玉石板,叫做“水”或“手板”。大臣們玩東西來點綴。其次,他們可以提前寫好今天要玩的東西,直接看。大臣忘了怎麼辦,就是欺軟怕硬,從輕罰款,從重降職。

大臣的另一個特權是可以在水面上掛一支白筆,比如書臺、中書省、兩品以上的公務員,而王侯武將不加白筆。一般有兩種運水方式。一種是將水直接附著在皮帶上。首先,在袍子的肩膀上放一個紫色的佈口袋,把水放在佈口袋裡。

如果是德高望重的老臣,皇帝會允許他們用木棍上朝,東漢太尉就享受過這種待遇,他永遠不會臣服於曹魏。曹丕篡漢時,楊彪年近八十歲,楊彪生於東漢,三三三五四年名門一等,楊彪之子楊修被曹操殺死,於是曹丕

皇帝雖然在宮中生活和工作,但往往是離開宮去祭拜天地祖先,或者是去拜訪福地,需要交通工具。在古代,車主主要指馬車,但條件更差的是牛車和驢車。想玩優雅,可以坐羊車,比如晉武帝司馬燕,宋文帝劉義隆。搞笑版也有狗車,幾十隻狗拉著車在世界各地狂吠。場面很搞笑。

在古代官場,有一個嚴格的重點是坐車。如果坐什麼身份的車,會被超越。從秦始皇開始,皇帝乘坐的專車就是一輛用黃金裝飾的金根車。金根車由六匹馬駕駛,官方稱之為“駕六匹馬”。曹操在龔偉時被給予“取金根車,駕六馬”的政治待遇,顯然是想篡位。

/>

古人坐車時的馬匹數量體現了等級制度的森嚴:帝王駕六馬、諸侯駕五馬、公卿駕四馬、大夫駕三馬、士駕二馬、庶人駕一馬。這個庶人也是指沒有官職的富人,草根百姓誰坐得起馬車?

除了正式場合出行的金根車,皇帝還有許多專業用車。比如皇帝要去郊外耕種示范天下,就乘坐用四匹馬拉的耕根車(也稱三蓋車)。曹魏時皇帝到郊外耕作時,一般要打著紅旗。皇帝去郊外打獵,就乘坐用四匹馬拉的獵車,曹魏稱為蹋獸車。

如果皇帝去參加軍事活動,就乘坐四匹馬拉的戎車。如果皇帝要出遠門,身邊還會帶有許多專業的車輛,比如放衣服的車、放書籍資料的車、放藥品的車,這些車都是用牛拉的。還有一種車比較罕見,就是大象拉的車,象車不是皇帝坐的,而是皇帝為了安全設置的。歷史上隻有晉武帝司馬炎用過,他滅吳後,得到了許多頭大象,司馬炎每次外出,都要派象車去踩橋道,看看是否結實。如果大象都踩不塌的橋,司馬炎才能放心地坐著馬車通過。

皇帝大多數時間還是在皇宮裡的,宮內殿閣林立,坐車不太方便,那就坐轎子。漢魏時代的轎子稱為“輿(軟輿)”,其實這種輿就相當於一張床,床下有洞,將桿子橫豎插進去,由人抬著前行。一般這種輿都是有靠背的,皇帝可以半躺著,上面還撐著一把傘,用來遮陽或擋雨。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