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漲知識》《你好,李煥英》:不忍苛責

【萬萬沒想到,一篇影評居然同時獲得兩種截然不同的評價:一種認為我是尬黑,吹毛求疵;另一種認為我是尬吹,懷疑我收了錢。我居然能在同一篇文章中獲得這兩種評價,我也是很服氣自己。】

公平的說,《你好,李煥英》並不是一部多麼優秀的電影。

電影的劇情存在不少瑕疵。比如開頭部分賈曉玲就讀了高二,但在結尾部分她卻向母親高喊“我考上了省藝術學校”——藝術學校是中專,不大可能有高中生去考中專【有人指出, 80年代有出現過高中報考中專的情況】;再比如喬杉扮演的賈文田(賈曉玲的父親)出場太過突然,幾乎沒有任何鋪墊就領證結婚了;此外,1981年的女排世界盃舉辦的時間是當年的11月,此時故事發生地(湖北)天氣應該比較冷了(平均氣溫在8-16℃),可是劇中人的打扮卻偏向夏季,女主角更是始終一身長裙,這未免有些不合情理。

article_content();

中間部分顯得有些散亂甚至無聊,隻能靠各種小品式的梗塞滿時長。雖然觀眾都知道故事的主線是“穿越後的賈曉玲想讓母親開心”,但沈騰、許君聰、潘斌龍、馮鞏、喬杉等人的表演更多隻是貢獻了笑點,沒能起到推動劇情的作用。

結尾部分的煽情有些過度。這是一些新晉導演的通病,他們缺乏收放自如地展現感情的能力,隻能想方設法在結尾部分加重感情戲碼(風評不錯的《老師好》《送你一朵小紅花》等電影也存在這個問題)。羅志祥曾在《天生是優我》節目中批評一些新晉女團成員“把舞蹈動作塞滿音樂”,這樣做恰恰體現的是表演者的不自信,也容易引起觀眾的疲憊感。

但即便如此,我仍然不忍苛責這部電影——因為兩個多小時裡,我能明確感受到劇情中洋溢的母女真情。電影中,身為女兒的賈曉玲一直是“不成器”的,讀小學的時候“拉褲襠”、讀初中表現不好被叫家長、高中沒考上大學居然偽造名校錄取通知書,“沒有做過一件讓母親開心的事”;但母親並未因此而過多責備,反而是一次次地包容女兒,這種無條件的愛即使在血肉親情之中也同樣非常難得。

尤為精彩的是,電影在最後階段貢獻了一個精彩的反轉——當觀眾都以為主線是“穿越後的賈曉玲想讓母親開心”的時候,賈曉玲突然意識到眼前的母親其實也是穿越過來的。這個反轉是原作小品《你好,李煥英》中沒有的劇情,讓母女的親情再度昇華——不再是女兒單方面的報恩,而是母親知道女兒回來報恩、想方設法配合女兒。也就是說,穿越後的母親再一次包容了“不成器”的女兒(賈曉玲數次“讓母親高興”的嘗試幾乎都是失敗的),隻此一點,《你好,李煥英》的劇情設定就比《重返二十歲》高出了一個維度。

要完美實現這一劇情設定並不容易,幸運的是,賈玲遇到了一個最好的搭檔,那就是張小斐。1986年出生的張小斐比賈玲還小4歲,但在電影中始終“媽”味十足,某些時候卻又能根據劇情需要展示出“少女感”,二者集於一身卻毫不違和,其表演功底殊不在老戲骨劉佳(穿越前賈曉玲母親的扮演者)之下。

article_content();

總的來說,《你好,李煥英》不是湊明星、搞噱頭的圈錢電影,雖然不少內容還有待改進,但作品仍然值得一看;特別是電影中展示出的母親對“不成器的”女兒的愛,值得我們反覆回味。

最後強勢推薦小品《你好,李煥英》。